射线网

1条评论 109人参与 您好,游客,文明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国家法律法规。

  • 全部评论
引用 宋收01 2021-9-15 10:03
phallus(菲勒斯)这个概念,是随着象征界(俄狄浦斯阶段)的来临而提出的,它首先与“母亲的欲望”有关。由于渴望继续保持与母亲的无区分状态,在身份认同的辩证法的驱使下,儿童从与母亲认同,进到与母亲的欲望认同,即把自己当成母亲所欲望的客体。这个可以满足“他者的欲望”的客体将被命名为菲勒斯。菲勒斯是他者的欲望,由于他者的欲望主宰着主体的欲望,所以菲勒斯不啻是他者权威的宝杖,它实际在谁手中,谁就是主体最终将认同的他者,与他者的认同归根到底是与菲勒斯的认同。儿童并不清楚什么是“阳具”,更不知道它的象征意义,可他却已经一头闯进了这个秩序:他要独享母体,成为母亲所欲望的那个东西,可是父亲所代表的那个东西正准备对他施加权威。随着父方介入,菲勒斯将成为“象征界父亲”的专有和代名词,整个代表了一个符号化阉割的过程。由此我们认识到:①认同的辩证法就是异化的辩证法,儿童与母体的直接认同进一步异化为与菲勒斯认同,所以,菲勒斯只是一个能指,本身意指着主体在意指作用中的异化过程,因为正是这个能指使他人不仅失去了实在界的直接性,而且失去了想象界的同一性,成为象征界他者,主体以这个根本能指为中介,隶属于他者,投入到与能指的永劫不复的关系中去,在这个意义上,菲勒斯是一个构成并决定了主体命运的能指;②菲勒斯作为母亲的欲望,本身将被剥夺,与这个能指的重新认同过程,实为主体生命中最艰难的历程、欲望主体的自我牺牲,这是哈姆雷特欲望悲剧的实质(拉康正是在这里看到了哈姆雷特的“首鼠两端”,他说,儿童被一个难题困扰了:To be or not to be(母亲的菲勒斯?);③随着菲勒斯被父亲据为专有,成为其特权的能指——“父名”、“父法”(符号化的普遍秩成为把欲望收容并保存起来的威严之物,主体与它的关系进一步异化,因为正是围绕这个被剥夺的能指,形成了无意识,主体在其中受到欲望的攻击和驱策,处于不断分割、转换的过程中,在欲望的意指链的末端,只有幻想中的客体a不断被钩获,僭取了菲勒斯的空缺,无意识成为精神病态的渊薮;④这个艰难的认同过程的完成,只能通过主体自身的普遍符号化,导致俄狄浦斯情结的消逝:他承认母亲的欲望只能在父法秩序中才能找到合适的位置,他与菲勒斯的认同也转移为与父范的认同,从而确认自己在符号界中的社会主体性,但是符号界的菲勒斯必然是不在的(非实在的),它只能是一个“不可能性的能指”,认同也只能以对菲勒斯的阉割,即欲望主体的自我牺牲为代价来实现。总而言之,菲勒斯就意味着在这个能指的隐匿位置上发生的上述一系列象征界进程。

©2001-2013 东方财经 https://www.shexiannet.com/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皖ICP备2021000976号-2 非经营性网站Powered byDiscuz!X3.4公安网备
广告合作客服QQ:775323094Comsenz Inc.
发帖 客服 微信 手机版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