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题 / 资讯 / 正文

狂怼联想,司马南错在哪里?

2021-11-29 13:11| 发布者: 逍遥子| 查看: 474

这些指控一出,网上呈现两极分化的局面,一部分人大力支持,觉得他为民发声,甚至说司马南是“当代鲁迅”;另一部分人则认为其对联想帽子扣的太大,加上他曾经那些投机往事,对其行为表示质疑。说实话,我个人对司马 ...

这些指控一出,网上呈现两极分化的局面,一部分人大力支持,觉得他为民发声,甚至说司马南是“当代鲁迅”;另一部分人则认为其对联想帽子扣的太大,加上他曾经那些投机往事,对其行为表示质疑。

说实话,我个人对司马南印象并不好,但回到这件事上来,还是要秉持一个客观公正的态度,对事不对人。今天我们不谈他曾经支持过谁、不谈他家人是否在美国生活和购房、也不谈他是不是赴美过年时被电梯夹到过脑袋... 我们今天只就事论事,聊聊他以及包括他在内的一些人对于联想的指控到底是不是站得住脚,一切以事实说话。

一、联想让国有资产流失了吗?

司马南对联想的质控一共有七条,但其中含金量最高、看上去威力最大的只有一条,那就是国有资产流失。

他认为,在2009年中科院下属企业转让联想29%股权的交易中这些国有资产被贱卖了,当时购买这部分股权的买家是泛海控股,也是柳传志相关泰山系的企业。司马南表示本来应该卖40亿的股权只卖了27亿,因此联想导致了国有资产流失13个亿。

但是,有99%的读者都不知道,司马南其实是利用了财报的不同口径成功实现了拿着真财报说假话的一场表演。

在司马南控诉中科院下属企业贱卖资产的时候,掏出的证据是联想集团当时净资产139亿的报告,所以29%的股权就是40.3亿,但当初买家只花了27亿,所以造成了超过13亿资产损失.......可问题在于,139亿是所有者权益(含少数股东权益)所有者权益,而不包含少数股东权益的净资产只有大约77亿。

司马南引用的数据 看似专业 其实在偷换概念 漏洞百出

扣除少数股东权益的真正的所有者权益在当年为77.18亿

那么,中科院当年转让联想控股29%的股权,定价应该用哪个数据呢?

肯定不能算上66.02亿元的少数股东权益。因为少数股东权益的定义是“子公司权益中不属于母公司的份额”,也就是说少数股东权益所涉及的净资产并不属于联想母公司,也不在中科院持股的资产中,中科院当时有权转让的,只是自己股权所在母公司的那77.18亿元净资产。因此,我们用77.18亿元计算,29%的股权对应22.38亿元,而收购方支付了27.55亿元。

简单计算,29%股权这笔国有资产卖出27.55亿的价格实际上并不亏,甚至还多赚了5亿多。但考虑到当时联想的发展如日中天,买方为联想将来发展的前景多付一些溢价出来也是合理的。

因此,挑起“贱卖国有资产”话题的司马南完全是在利用大多数网民对财务知识的不了解而颠倒黑白,在计算过程中将股权转让算法中不属于母公司权益(少数股东权益)的资产也计入其中,使得资产分母做大(至139亿),得出27.55亿是贱卖的不正确结论。

司马南毕业于哈尔滨商业大学经济系,还有高级经济师的头衔,这样混淆财报信息对于科班出身的他来说到底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呢?

客观来说,中科院的国有资产在联想上的案例,不仅不是反面案例,而是一个成功案例。联想当年收到中科院计算所20万元投资,往后的那些年,联想增值了无数倍,最终中科院拿出了几十亿现金,还有价值数十亿的股份,如果这样也是国有资产流失,请问流失了什么?

2009年8月,官方媒体曾专门就这个投资发文,表示这是“中国投资奇迹”。

2009年时环球网转载华夏时报的一则报道

2009年时环球网转载华夏时报的一则报道

二、负债率

司马南对联想的另一则看上去似乎成立的指控是联想的负债率过高,表示联想的负债率超过90%,一旦出事比恒大更危险,司马南的用词不可谓不吓人。

我们来看看真实情况如何。截至今年三季度,PC厂商排名全球第一的联想的负债率90.3%、排名全球第二的惠普的负债率111.1%、排名全球第三的戴尔的负债率91.9%,二三名负债率全部超过联想,全球大型电脑公司负债率比联想低的大概只有苹果了,但苹果是一家综合科技公司,电脑制造与销售只占其营收中的一小部分。

可见,相对高的债务率是这个行业的特征,联想与同行对比,负债率并没有高到危险的地步。

我们再看联想的债务结构,其债务中的有息负债占比较低,大部分债务来自应付贸易账款,也就是尚未支付给供应商的货款。后者不需要支付利息,偿债风险相对较低,与此前违约暴雷的房地产企业不能相提并论。

而联想集团CEO也曾公开表示,联想集团的负债中大约有70%是供应商的应付款。我们通过财报可知,截至9月30日,联想集团应付贸易账款、应付票据、其他应付账款及应计费用与总负债之比例为72.65%,可知杨元庆没有说谎。

联想集团应付贸易账款账龄分析。来源:联想集团2021/22财年中期业绩公告

联想集团应付贸易账款账龄分析。来源:联想集团2021/22财年中期业绩公告

由于联想集团对上游供应商拥有绝对话语权,因此在现金流的短期循环上具备较强竞争力。从现金循环周期来看,联想集团的现金循环周期多处于10天以内,2021/2022财年中期业绩公告显示,联想资产周转率为0.86,行业内也处于较为领先位置。

总的来看,应付贸易账款占比负债较高,正好说明了联想销售速度和资金周转效率很高。

除了国有资产流失和负债率高之外,其他诸如高管中外籍人数过多、高管薪酬过高、涉及金融行业等等指控在我看来全都不值一驳。

联想作为一家业务涵盖全球的公司,高管当然要有外国人参与、而高管薪酬也是股东和董事会决定的,企业高管的薪酬不由企业自主决定,让你司马南来定吗?说联想是金融帝国,在没有牌照的情况下搞金融,你当银保监会和央行不发威吗?在企业经营过程中,我们不否认柳传志可能是存在比较强的私心,但这也只是道德层面的问题,如果司马南无法从法律层面立足,那这些指控便没有意义。

总之,司马南不会告诉你中科院的国有资产在联想这一案例中堪称教科书式的投资回报率、不会告诉你这一行业内的普遍负债水平和负债结构、不会告诉你高管薪资是由股东和董事会决定的企业内部决策、更不会告诉你5G投票事件根本就是无中生有....

三、5G投票的谣言骗了你多久?

这几年来,针对联想的指控很多都绕不开一个话题,那就是有一个5G标准投票事件,司马南也在其视频中有所提及。这个谣言说的是联想当初在5G标准投票投票中投给了高通于是导致华为乃至全中国蒙受损失。

该谣言塑造了一个“国战”场景,即“中国支持华为与Polar码”“美国支持高通与LDPC码”两军交战,最后联想叛变导致LDPC成为通信码而Polar成为控制码,未能两项全拿的故事。

这故事听起来挺煽情的,但很可惜,这只是一个谣言。

当时的投票实际上是两场重要会议,而且高通并不是LDPC技术的主导者(三星才是),且当时LDPC作为通信码已无悬念,LDPC经过多年考验,效果够好,大量核心专利和衍生专利早已过期,中外企业均首选LDPC码。

所以,在86次瑞典哥德堡会议中,LDPC码支持者最多(三星、诺基亚、上海贝尔、英特尔、中国普天、中兴、索尼、VIVO、小米、北京信威、韩国KT等)都支持了LDPC,联想在那次会议中并未表态。

在哥德堡会议的下一个环节,会议又提出了对混合方案进行表态,分为LDPC码+Turbo码(即L+T)和LDPC码+Polar码(即L+P)两种方案,现场各有支持者。会议达成初步共识:Polar码不具备和LDPC码争夺完整数据信道的能力,只使用Polar码的选项被排除。大会同时以长短码的方式对L+T和L+P方案进行了讨论。

当时华为的数据信道全Polar码提案无人支持,连华为最嫡系的华为终端和海思半导体都不支持华为与LDPC码正面硬刚。而高通除了开始配合三星参与了LDPC码的提案,后续一直没做表态,侧面证明了LDPC码与高通的关系没那么密切。

87次位于美国内华达州雷诺的会议又是一个重点,此次华为提案LDPC+Polar作为eMBB数据信道的编码方案,联想也积极加入了支持华为的L+P这一阵营,支持公司总数达56家。但由于爱立信、高通、上海贝尔、诺基亚、三星、LG、KT、英特尔等14家企业的明确反对,没能形成共识。

最终由沃达丰、中国移动、爱立信、德国电信、TELUS、贝尔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共同提出了使用flexible –LDPC(f-LDPC)作为数据信道的唯一编码,不排除之后加入其它的编码方式,Polar则作为控制信道的唯一编码,大会终于达成共识。

所以联想当时其实是给了华为最大的支持,加入了LDPC+Polar的提案,但可惜最终没有通过。这件事之后,华为也公开对联想表示了感谢。

有兴趣的朋友也应该认真了解一下当初在哥德堡和雷诺的这两场会议,不仅可以起到辟谣作用,也是一个通信领域质量不错的科普帖。

四、联想售价问题

我们经常听到传言,说联想在中国的价格远远高于美国,甚至高一倍以上。要验证这个说法其实一点不难,现在谁都可以上网,完全可以自己到联想中国和美国的商店去查证,需要注意的是,在查证过程中,我们必须同产品、同口径、同平台、同时期对比。

只需花几分钟就会发现联想中美产品线有很大差异,要找完全对标的产品很难,只有ThinkPad算是中美两边商城都比较整齐的产品。我这里随手比一下,Thinkpad X1 Nano的基础款在中美各自的售价分别为8999元人民币和1239.5美元(7932元),美国售价为中国的88%。

作为对比,我们再看苹果,13寸基础配置的Macbook Air在中美的售价分别为7999元人民币和999美元(6384元人民币),美国售价为中国的80%。

至少在这个单一案例上,联想在美国的优惠幅度比苹果更低。考虑到中国线上商品的售价已包含消费税和增值税,而美国线上标出的价格是不含税的,因此无论是联想还是苹果,中美两地相同产品的不同售价都是基本合理的。

退一步说,我们用常识思考也可以想明白:计算机市场竞争是相当激烈的,美国有惠普和戴尔、中国有小米和华为,两边还都有苹果这个Windows生态外的可怕对手向所有其他企业施压,联想会不考虑自身竞争力无故提高在中国这个超大市场的产品售价然后把市场让给竞品吗?你觉得联想有这么傻吗?

五、理性思考 共建营商环境

联想有自身的战略问题我们不应回避,多年来联想在硬科技的突破上远没有达到国民对这家公司的期待,而联想战略上犯过的错误也自然会体现在股价上,联想的动态市盈率目前只有6倍出头,而相比之下苹果是28倍,可见无数投资者组成的市场已经给了联想教训。

不够优秀并不等于失败,如今联想在很多国人口中甚至成了失败的代表,有些人张口闭口就说“如果联想当初如何如何,今天也不至于走到今天这地步....”

我就好奇了,联想今天是什么地步?这家公司今天是暴雷了?破产了?跑路了?还是偷税了?一家中国企业在美国市场可以打败惠普和戴尔,你说他是组装厂,没问题,你也来组装一下试试?

有些人似乎已经忘了联想也是一家中国公司,更是中国少数在某个商业领域(PC)内做到世界第一的企业。我们当然可以不喜欢联想、也可以吐槽联想创新力不足,但不应该无中生有地对一家合法经营的公司进行网络暴力式的攻击。而当下的背景也需要我们更团结:中国企业这几年在海外遭遇一轮又一轮的打压,此时需要的是国人更多的支持,而不是做亲者痛仇者快的事,给中国企业扣帽子。

这两年常常有人以“资本家”、“买办”、“卖国”等煽动情绪、吸引眼球的帽子扣在一些企业头上,其心可诛。好像只要扣上这几顶帽子,就可以很容易地煽动网民对指定公司和企业家的仇恨,这显然与我们的市场经济环境格格不入,更有悖于法治社会的基本原则:在我们的法治环境之下,你只需考察一家公司或一个人是否违反了法律,是的话他就要承担法律后果,不是的话你扣多少顶帽子也没用...

而有权裁定某家公司或这个人是否违法的,也只有我国的司法机构,而不是任何所谓的互联网意见领袖。

很多人有个非常不好的坏习惯,就是抬一个东西的时候总要踩另一个东西,最典型的就是称赞华为的同时就必须攻击一下联想才算立场坚定... 这种心态没有任何积极意义。

总之,不喜欢可以,扣帽子不行。如果任何人都可以裹挟网络流量对合法经营的企业和企业家做“有罪推定”致使他们被污名化,这将伤到无数企业家的心、也将破坏我们来之不易的营商环境,更是与中国的发展方向和国家意志背道而驰。

东方财经网编辑

©2001-2013 东方财经 https://www.shexiannet.com/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皖ICP备2021000976号-2 非经营性网站数字时代数字时代X3.4公安网备
广告合作客服QQ:775323094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