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题 / 滚动 / 正文

凯格精机IPO信披“挤牙膏”:披露这家公司独特企业文化 行贿事件还存在未厘清之处

2021-9-16 22:09| 发布者: 逍遥子| 查看: 533

凯格精机在员工刘某行贿事件披露上“挤牙膏”,最终这家公司独特企业文化被还原出来。“挤牙膏”一:在第一版招股书中,凯格精机是这样描述刘勇军行贿事件的:前员工刘勇军先后用自己在公司的提成款于 2015年9月、20 ...

凯格精机在员工刘某行贿事件披露上“挤牙膏”,最终这家公司独特企业文化被还原出来。

“挤牙膏”一:

在第一版招股书中,凯格精机是这样描述刘勇军行贿事件的:前员工刘勇军先后用自己在公司的提成款于 2015年9月、2018年4月、2018年6月、2018年9月分别行贿客户。

交代不清不楚,深交所在第一封问询函中就要求披露上述涉嫌向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的资金是否来源于发行人及其实际控制人。

对于上述追问,凯格精机称,根据《刑事判决书》对事实的认定,刘某向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是为了自己的业绩提成,使用的资金系其自己在公司的提成款。提成款由实际控制人之

一的彭小云经手发放。

“挤牙膏”二:

对于上述回答,不满意的深交所在第二轮问询中的首问就是:充分论证并披露相关行贿款项是否来源于发行人、实际控制人或与其相关,以及发行人及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是否存在重大违法行为或涉案风险及其依据,董监高是否存在因涉嫌犯罪正在被司法机关立案侦查等情形或涉案风险及其依据。

在深交所逼问下,凯格精机这次交代事情的来龙去脉:刘勇军曾于2011年4月至2012年5月期间与公司竞争对手合作开设“深圳市创世纪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从事与公司竞争业务。

实际控制人邱国良知晓后,凯格精机暂扣刘勇军2009年至2012年共计244万元销售提成。2014年6月,由于公司筹备上市规划,因财务规范需要,需要清理账龄较长的应付职工薪酬,公司将扣下的刘勇军的销售提成发放给了履行出纳职责的彭小云处,由彭小云暂扣。

之后,刘勇军多次以资金紧张为由申请支付提成。彭小云分别在2015年9月、2018年4月、2018年6月、2018年9月向刘勇军支付了94万元、50万、50万、50万元。刘勇军拿到提成后全额拿去行贿客户。


彭小云向刘勇军支付销售提升时间和金额


0.jpg

刘勇军行贿客户的时间和金额


为什么后来又发放销售提成,凯格精机称刘勇军2012年5月办妥退出深圳市创世纪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投资手续,其上述行为经公司判断未给公司造成实际经济损失,且后续刘勇军销售业绩出色,因此,经刘勇军申请并经公司评估后认为可以向刘勇军发放此前暂扣的销售业绩提成款,因此彭小云根据刘勇军的申请分次向其支付了前述销售提成款。

到此,行贿事件大致脉络交代清楚了。至于投资者相信不相信是,反正我是相信了。

那么回到前文开头,凯格精机企业文化独特又在哪里?

还要从刘勇军说起。资料显示,2011年4月至2012年5月期间与公司竞争对手合作开设“深圳市创世纪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从事与公司竞争业务。当年5月14日,刘勇军从深圳市创世纪智能科技有限公司退股。

独特之处在于退出之后半年的2013 年 1 月,刘勇军从销售经理升职为副总监,2017 年升为总监。

总结下来,刘勇军与竞争对手合开公司与公司竞争悔改后,凯格精机半年后给刘勇军升职,同时在公司判定未造成实际经济损失后,暂扣刘勇军应该得到销售提成。

凯格精机“挤牙膏”式信披还有一个疑问有待厘清:刘勇军2019年至2012年销售提成总计约为380万元,年均接近100万元。2013年提职后销售提成应该更多,2015年至2018年刘勇军多次以资金紧张为由申请提成站得住脚吗?行贿客户等米下锅站得住脚吗?

上会在即的凯格精机会再次厘清事实?

刘勇军升职时间表

0条评论 533人参与 网友评论 文明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国家法律法规。

最新评论

东方财经网编辑

©2001-2013 东方财经 https://www.shexiannet.com/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皖ICP备2021000976号-2 非经营性网站Powered byDiscuz!X3.4公安网备
广告合作客服QQ:775323094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