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射线网 首页 资讯 滚动资讯 查看内容

房东让我滚出去

逍遥子 2020-11-21 19:09

东方财经网

房东让我滚出去

文/带刀斯基

创业是一个永恒的话题,在楼梯口抽烟的时候,在被老板骂的时候,在喝完酒吹牛批的时候。

昨天喝完酒,宝库突然问我,人们出来喝酒最大的痛点是什么?

我说是没钱?

他说错,是出来,咱们多久没一起喝了?

俩仨月吧。

跟之前比,频率大大下降,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为什么?

没钱只是次要原因,主要原因是,我们变懒了。懒不是一个坏处,马云发现人们懒得出门买东西,于是他创立了淘宝;福特发现人们懒得走路,于是他发明了汽车。懒是人类的生存动力,是创造之源。

我问宝库,所以呢,你准备发明一个什么东西?

他说,我准备开发一个叮叮喝酒,什么时候想喝酒了,就叮叮摇人,让别人带着酒和花生米到我家里来。

我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打断他说:这不就是送外卖吗?!

错,外卖员能跟你一起喝酒吹牛逼吗?我们送的不是外卖,是喝酒的体验,一条龙服务。

我问,你陪人喝酒收费吗?

收啊。

那你陪人喝酒的时候你自己喝吗?

喝啊。

那这不就是你上门,让人家请你喝酒还让人给你钱吗?你当人是傻子啊?!

宝库摇摇头说,你不懂,我们一开始先免费上门。咱们先把流量聚集起来,有流量就能融资,融资了咱们再补贴,做大做强,到时候咱们光卖酒都能把钱赚回来。

宝库的创业计划说得很大,我听得糊里糊涂,最后谁也没把谁说服,第1008次创业计划就此搁浅。

创业是很多人的梦想,因为大家心里都怀着一个当老板的梦。


房东让我滚出去

但是创业也很难,而且是越来越难。

以前找不到班上,还能让爸妈出钱去开个小卖部,大富大贵不说,糊口总没问题。

现在想开店,一去问租金,心先凉下来半截。

租金贵是因为房子贵,房子贵是因为土地贵,土地贵……

熬过了租金这一关,你还要面对马云的淘宝,和王兴的美团外卖。

卖的东西太便宜覆盖不了租金,卖的东西太贵你的生意又会被互联网平台抢走。

实体店不容易,互联网也很难,按宝库的说法,做互联网第一步就是先赔钱。

按照这么说,我国互联网确实排名世界第一,因为不少人最擅长的是把一项生意做到不赚钱,内卷就是这么来的。

在这种环境下,就出现了一种全新的创业模式,那就是明明不挣钱,偏要假装自己能挣钱。

共享单车ofo就是一例。


小黄车的投资人朱啸虎当时是这么介绍ofo的盈利模式:

一辆自行车两百块钱,骑一次五毛钱,每天骑十次,就收了五块钱,两百块钱可能四十天就赚回来了。加上维护成本,三个月就收回成本。而摩拜则需要2年才能收回成本。

这么算下来,ofo每天被骑5000万次,3年后做到2亿次,单日收入破亿,一年流水300亿起步。

等到2018年底ofo出事的时候,融资额高达13.5亿美元,从阿里借了17.7亿人民币,欠了36亿的用户押金,这些钱都烧干净以后,ofo仍然没有赚到钱。


房东让我滚出去

ofo的残骸刚刚生锈,又出现一个蛋壳公寓。

截至今年年初上市,蛋壳公寓一共获得了7轮近60亿元的融资,其中刚刚被暂停上市的蚂蚁集团在2019年3月成为蛋壳公寓的股东。

但是上市仅仅过了10个月,蛋壳公寓就没钱了。

一边是房东收不到蛋壳公寓的租金,一边是租客退不回自己预付的租金。

钱都去哪了?

按道理讲,钱应该在蛋壳的资金池里面。


根据2019年的招股书:

蛋壳公寓分别在2017年、2018年和截至2019年9月30日的9个月产生净亏损2.715亿元、13.697亿元和25.162亿元。再加上2020年第一季度亏损12.344亿元,这些亏损加起来有近54亿元。

再加上今年二三季度的亏损幅度,融资的资金已经消耗一空。

蛋壳还能够维持生命,就靠资金池了。

在2017年,蛋壳公寓有91.3%的用户使用了租金贷,2018年和截至2019年前9个月,这一数字分别为75.8%、67.9%,贷款金额分别为9.38亿元、21.27亿元、31.57亿元。

蛋壳公寓完了吗?

确实完了。

对于资金池来说,挤兑就是毁灭的开始。

最大的资金池就是银行,银行最害怕的事情不是没有人贷款,也不是没有人存钱,而是挤兑,因为钱一旦存进银行,就会被借出去,这个时候银行里的钱是不够还的。

如果破产传闻出现,假设所有人都来提钱,银行里的钱是注定不够还的。

昨天蛋壳公寓股价暴涨75%,放大来看,不过是漫长下跌过程中的回光返照,跟乐视和暴风没有什么区别。


房东让我滚出去

即使是我爱我家接管,我爱我家也不会傻到把蛋壳公寓的负债一起接过来,最好的情况是,我爱我家接手蛋壳公寓的租约继续履行,最大化保证租客的利益,损失由微众银行、蛋壳公寓共同承担。

事已至此,很多人分析了很多原因,有人说是因为租金贷,也有人说是因为疫情,现实情况是疫情之前,蛋壳公寓并没有赚钱。

而且如果没有租金贷带来的资金池,蛋壳公寓可能撑不到今天。

因为蛋壳公寓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没钱,如果能够有足够的租金贷流进来,那么蛋壳也不至于连房东的租金都付不了。

而在监管政策上,2019年底设立的租金贷款占比不得超过30%的红线还有近两年的整改期,时间还很宽裕。

所以本质原因是,二房东这门生意和租自行车一样,压根就不是一门赚钱的生意。

房东把房子交给二房东只有一种情况,是自己找不到愿意付出更高价钱的租客。

如果房东找不到这样的租客,那么蛋壳是怎么找到的呢?

这个时候发力的并不是所谓的互联网和大数据,而是中介平台上无所不在的个人广告。

今年4月蛋壳公寓APP下架,分析师称影响的只是其20%~30%的获客来源。

至于剩下的70%的获客来源从哪里来呢?答案是中介人工获客,很多人租蛋壳公寓,并不是因为蛋壳公寓好,而是在找房子的过程中被中介成功营销。

也就是说蛋壳其实付出了两份成本,一份是房子空置+装修的成本,一份是中介提成。

再加上蛋壳与房东签订的是4~6年的租约,所以蛋壳还要付出房东对未来4~6年的期望租金。

租金涨不涨并不由蛋壳自己控制,取决于年轻人是不是租得起,而年轻人是否租得起得看公司开多少工资,公司开多少工资则看市场效益好不好,所以租金和房价不一样,是否上涨是一门玄学,本质上来说属于蛋壳与房东之间的博弈。

蛋壳唯一能控制的就是利用与房东之间的信息差,找到愿意付出更高价格的租客,这种能力我们称之为流量。

正如我们前面所提到的,蛋壳并不具备流量入口,租客都是蛋壳拿钱堆出来的。

把这些东西统统囊括到自己的房租里面,无疑是进一步压缩自己的利润空间。

一项本就不赚钱的生意雪上加霜。

饶是如此,蛋壳的讲故事的能力还是值得一学。

蛋壳天使投资人、董事长沈博阳在一次采访中表示:


维修、装修、保洁,这些东西有可能都变成我们的增值服务提供给用户。从某种意义上讲我们的平台会变成一个生活服务入口,而且非常深度。

而在今年年初招股书的“战略”部分,蛋壳是这样写的:


租户每天在公寓里待10个小时以上,这就是巨大的机会。蛋壳计划强化并扩展其生态系统:嵌入其他第三方服务提供商,提供更大范围的服务来更好地服务租户,并探索新的变现机会,如智能家居、搬家服务、金融与保险服务,及新零售和其他本地服务。

这种讲故事的手法让人想到了乐视,原谅我,生态化反这四个字实在是太经典了。

又让人想到了WeWork,专门从事于办公租赁的WeWork也是凭一句“我们要做第一个实体网络”,骗走了孙正义的44亿美金。

WeWork路演的时候,金融、保险、智能家居这些字眼也都在他们的PPT上。

看到这些创业者讲故事的手法都慢慢趋于一致,我们有理由怀疑,如今互联网上存在一种专门哄骗投资人的创业课程。

这种课程的目的就是教大家写商业计划书,来欺骗更多的蚂蚁集团和孙正义,赚不赚得到钱其实都是其次,图个热闹才是真正的目的。

只是租自行车的人和租客不小心变成了韭菜。

我借此向宝库求证,他说他确实刚拼了一个创业课程,教人们如何实现财富自由,三人成团,每人一元。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老斯基财经】(ID:laosijic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