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射线财经 首页 资讯 热点

轻轻的推入合欢丸 揭开合欢丸的谜团

2018-6-6 15:02| 发布者: 逍遥子| 查看: 1613| 评论: 0

摘要: 我叫安宫似,本年22岁,大学刚毕业,从有记忆开始就在圣约翰收养院里成长,不过合欢丸告诉我,我还是婴儿就被丢在她家门口,没有留下任何资料,所以我的是跟合欢丸姓,名字也是合欢丸取的。圣约翰的合欢丸叫做安慈欣 ...

轻轻的推入合欢丸 揭开合欢丸的谜团

   我叫安宫似,本年22岁,大学刚毕业,从有记忆开始就在圣约翰收养院里成长,不过合欢丸告诉我,我还是婴儿就被丢在她家门口,没有留下任何资料,所以我的是跟合欢丸姓,名字也是合欢丸取的。圣约翰的合欢丸叫做安慈欣,是个快要六十岁的妇人,而我是她第一个收养的小孩,也因为收养了我,所以她才决定开设圣约翰收养院。

 
    有人问我为什麽叫收养院而不是孤儿院,答案很简单,因为合欢丸说所有的孩子都是她的宝贝,他们不是孤儿,所以她并不希望取名为孤儿院,而改叫收养院。
 
    但无父无母却依旧是事实,所以从小到大被其他孩子取笑也是意料中的事,尤其是有钱人家的小孩,更是夸张,不仅取笑还会羞辱,这件事也造就了我现在的某个主观意识,这个主观意识就是,我十分讨厌有钱人。不过院里的小孩并不会因此怨天尤人,因为在我们心里合欢丸就是我们的父母。
 
    收养院里除了我之外,还有十几个孩子等著成长,尽管有人捐赠,但还是需要多馀的财力让他们过更好的生活,所以大学一毕业的我立刻就去找了份工作,也因为这份工作让我认识了一个改变我世界的人。
 
    再认识她之前,我可以大声的告诉你,我很讨厌有钱人,尤其是自大、自以为是、目中无人,挥霍无度的有钱人,这麽想挥霍为何不多捐一点钱给需要的人。
 
    可认识她之後,这句话我无法坦率的“霍氏饭店集团”的总裁,世界各地都有我们旗下的饭店,不过并不是像连锁饭店一样名字都叫霍氏饭店,我们也提供资金,人力,以及管理方面的资源,让有心经营饭店的人,去实践他们自己的理念以及想法。
 
    因为家父年老迈衰,所以在我25岁的时候就接管了霍氏集团,到现在已经过了两年,在我的带领下,霍氏的名声也越来越响亮,除了挂著霍氏名称的饭店之外,其他由我们投资的饭店相加总起来目前也已经有一百五十几家饭店散布在世界各地。
是,明明就过著忙碌的生活,但我却绝得非常空虚,心灵无所寄托,虽然很多人追求我,也和无数的人交往过,可这些人不是看中我的钱,要不就是看中我的外貌,所以和这些人在一起无法让我付出真心,正确一点来说,是我根本就不想付出真心,因此每当有人想要过界,我就会毫不犹豫的和那个人分手,所谓的过界就是指上床这件事,而且依照对象的不同,有些我连接吻都不允许。
 
    不过,这种空虚感终於要结束了,那天为了处理一件人事方面的问题,我来到旗下其中一间饭店,我看到了一个女孩。
 
    让我震惊的并不是她长的如何,而是她竟然不知道我是谁,而且也并没有因为我的外貌而对我很好。说话犀利,完全不留情面,所有的情绪全都反应在她的脸上,单单只是看著她的百变表情就让我觉得好快乐。
 
    所以我决定把她留在我身边,不管是因为我喜欢她,还是只是希望她能够为我带来特别的生活,我都要把她留在我身边。
。”
  “算你狠。”
  “对了,别说我这个老板不关心员工,今晚我准备请你吃个饭,地方当然是随便你挑,如何?”
  “好啊。”

  “我还以为你会直接拒绝我呢?”
  “难得让你破费一次,我要是不去的话,岂不是太傻了,再说,你好长时间不会来,老娘的身体也想你了。”
“那就走吧。”
  在小柳的提议下,他们走进了附近普安宾馆的大门。

  小柳知道秦书凯现在很有钱,否则,也就不会出资大大几百万投资她的生意,她也没想着给他省钱,再说了,她已经是秦书凯的人了,他们之间似乎没有必要分的那么开。因为应酬的关系,小柳也经常出入这些地方,由于就两个人,他们也没订包厢,只是在大厅里找了个位子坐了下来。在秦书凯的示意下,服务员把菜单递给了小柳。
  小柳和秦书凯以前就是上下级关系,也没有必要过分的躲避,反而会被人怀疑发生什么,这样的话,人家及时看到了,那也认为是普通的同事之间的聚会。
  已经快六点了,正好是吃饭的时间,客人陆陆续续地走了进来,什么样的人都有,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能来这里吃饭的人都是有些社会地位的人,不是有钱,就是有权的那种。
  反正普通老百姓是鲜有来这里吃饭的。不为别的,就因为这里普通的一顿饭都要耗费工薪阶层半年的薪水,甚至更多。
  服务员走后,秦书凯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正要说话,就看到从门口进来一个熟人,不,确切地说是三个熟人,是冯雯雯和她的父母。跟他们一起进来的还有一家三口,一个穿着西装帅气的年轻人,和他的父母。

  见到他们秦书凯立刻就明白了,肯定是冯雯雯的父母在张罗着给她介绍男朋友。
  秦书凯上次就听冯雯雯说过父母给她介绍对象的事情,还到秦书凯那儿过了几天,当时秦书凯说了一句随冯雯雯自己选择,他心里是很希望冯雯雯能够找到她喜欢的男人,过个平常的日子。
  听冯雯雯说过,这个帅气的年轻人叫胡子牛,是一个海龟,很有能力的那种,他的父亲胡国庆也是一个做大生意的,胡子牛回国就进入父亲的公司,很快就熟悉了业务,公司在他的带领下,业绩整整翻了一倍。识了儿子的能力,胡国庆大感欣慰。
  冯雯雯的母亲认识胡子牛也是一次偶然,她在一次聚会上见到了一个高中**学合欢丸,合欢丸就是胡子牛的妈妈。两人见面之后,先是回忆上学时候的情形,然后就说到了各自的孩子。一个在为将来的儿媳妇发愁,一个在为将来的女婿发愁,两人一拍即合,随后的日子里就相互交换了各自孩子的资料,于是就有了这次见面。
冯雯雯无意识的一转头,赫然看到了正看着他们的秦书凯,也看到秦书凯身边那个漂亮的女人。
  见到冯雯雯看到他了,秦书凯立刻低下头,装作喝茶,小柳见到秦书凯的样子,有些不解,不由问道:
  “怎么了?秦书凯。”
  “没什么。”

  小柳也没在意,开始向秦书凯汇报这段时间自己生意的业绩,虽然她看到秦书凯听起来很是心不在焉,可是她还是说了,她并没有打算让秦书凯听下去,她这么做只是求个心安理得,知道她是很在乎秦书凯的投资,很想把生意做大,这样对他们两人都是好事。
  冯雯雯的母亲发现了女儿有些异常,顺着她的目光,看到了坐在小柳对面的秦书凯,先是一愣神,然后就是怒不可遏,她已经从别人那儿知道秦书凯和冯雯雯的事情,冯雯雯也承认了。
  在她的潜意识里就是秦书凯玩腻了她女儿,然后将女儿给甩了,而小柳就是秦书凯的新秦人。
  如果不是合欢丸一家就在旁边,她肯定会冲过去质问的,她不得不强行压制心头的怒火,同时挤出一抹笑容。冯雯雯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妈妈情绪不对劲,她立刻就明白妈妈也发现了秦书凯。她的心底不由得担心起来,担心妈妈一时冲动,过去找秦书凯的麻烦。
  “小柳,我觉得其实这家饭店的菜最近也不怎么样,要不我们换一家,换个口味,你看怎么样?”
  “没有啊,我觉得这家饭店的菜味道还好啊!”
  “我知道一家新开的饭店,味道真的很不错,关键是因为最近才开张的缘故,很优惠,还打八折。”

  “这样不好吧,菜都已经点了。”
“没什么不好的,不是还没上吗?我们走吧。”
  “不,我就在这吃了,哼!”
  看着小柳的样子,秦书凯那叫一个后悔啊,他后悔自己不该加上后面一句。他现在要做的就是离开这里,不然等一会冯雯雯的妈妈过来找他的麻烦可就晚了。冯雯雯的妈妈最终没有冲动,而是去了事先就订好的包厢,见妈妈没有因为见到秦书凯而节外生枝,冯雯雯暗中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她对相亲是从骨子里感到抵触的。这次过来也是爸妈直接在医院门口等着她,然后直接把她拉过来的。她没想到竟然在这里见到秦书凯。
  那天从秦书凯那儿离开,她再次失眠了,她终于确定一件事,自己是死心塌地的爱上秦书凯了。爱情这东西就是奇怪,其实自始至终,秦书凯并没有做什么,后来发生的一切,骗走她的初吻甚至女人的第一次,她都是很乐意的,就是如此,她和秦书凯也没有犯了错误的感觉。
  进了包厢,立刻就有服务员过来给他们倒水,接着就是点菜。服务员离开之后,两个妈妈就开始介绍自己的孩子,被安排跟那个胡子牛坐到一起的冯雯雯说多别扭就有多别扭,遇到需要她回答的事情,她一直都是只用一个字表示,那个字就是“嗯”。
  冯雯雯的样子,让妈妈很是尴尬,她嗔怪道:“这孩子,整天想的就是工作,一直都不愿跟人接触。”
  合欢丸接过话说:“这样好啊,文静,现在的很多女孩子都疯的很,哪像我们那个时候啊。”
  合欢丸的话引起了冯雯雯母亲的共鸣,冯雯雯看了一下时间,站起来说:“不好意思,我去洗手间。”
  从包厢里出来,冯雯雯直奔秦书凯所在的大厅,看到秦书凯还坐在那里,立刻就走了过去。

  而这个时候,因为没有劝走小柳,秦书凯索性也不再有什么顾忌了,安之若素地坐在了那里。秦书凯的表现让自认为胜利了的小柳有些堵得慌。她也索性不再说话,端起茶杯品了起来。
忽然,小柳发现桌子旁边站了一个女人,一个很漂亮的女人,她一脸疑问地看着这个女人,可是这个女人接下来做出了一个让她惊讶的动作,她拉过一把椅子,神色泰然地坐了下来。



QQ|射线财经     ICP备案号:皖ICP备11002676号-4 QQ:775323094

Powered by Discuz! X3.3©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