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射线财经 首页 资讯 新闻

56岁大叔脱下衣服秒杀男模!窝在地下室21年,顺便培养了几个全国冠军

2018-5-8 14:03| 发布者: 逍遥子| 查看: 652| 评论: 0

摘要: 傅建陈是杭城第一批健美运动员56岁的他依然身材健硕、一身肌肉在地下室经营着杭州最老的健身房不卖私教,不打广告纯家庭式经营只为真正热爱健身的人而开不同身份、不同阶层的人都在这里被治愈点击视频查看杭城老炮儿 ...


傅建陈是杭城第一批健美运动员56岁的他依然身材健硕、一身肌肉在地下室经营着杭州最老的健身房不卖私教,不打广告纯家庭式经营只为真正热爱健身的人而开不同身份、不同阶层的人都在这里被治愈
点击视频查看杭城老炮儿和他的“深夜食堂”式健身房
在地下室的健身房
打车到环城北路57号后,我按照傅建陈发的微信定位,在一条小路上来来回回走了好几遍,都没找到他说的那家健身房。无奈之下找了位路人大爷问路,大爷很是熟练地往边上一指:“哦,健身房,喏,就在这下面。”


这可真是名副其实的地下室,就像是凭空在平坦的路面,往下凿开了一个秘密空间。褪了漆的楼梯另一端连着一扇大红门,门上贴了两个“福”字。


这样的地方,真有健身房?当我还在犹豫的时候,从大红门里走出一个男人,绑着小辫,穿着迷彩速干裤,手里拎着一个桶,背挺得笔直,先开口对我说:“你是来找我的吧”。
我这才反应过来,眼前这个男人就是傅建陈,杭州第一批健美运动员。这家藏在地下室的健身房,是杭州最早的健身房,已经默默走过了21个年头。健身房里处处透着岁月的沧桑感。一张上了年岁的木桌往那一摆就是前台,柜子上摆满了奖杯。2012浙江“东方杯”团体第三名

2005浙江“通达杯”团体季军两张桌子,几把椅子,再加上一台老式电视机,一个鱼缸、一个铝制的开水桶就是休息区。桌上摆着好几部手机和车钥匙,背包随意地放在椅子上。什么人与人之间的戒备心,在这里仿佛是个许久未听闻的笑话。
健身房是家庭式经营,除了傅建陈夫妻和两位打扫卫生的阿姨,没有多余的工作人员。月卡150元,年卡800元,从不卖私教课,不打广告,就是在这么一个陈旧的健身房,走出了不少市级、省级、国家级的健美冠军。


傅建陈管自己的健身房叫“老炮儿”健身房,来这健身的,不乏练了十几二十年的杭州老炮儿。
从瘦小伙到肌肉男他是杭城第一批健美运动员
二十出头的傅建陈是个瘦小伙,第一次看到《健与美》杂志上的施瓦辛格,那些如雕刻般的线条和肌肉,让他忍不住赞叹:这才是男人该有的肌肉!
从小在大院里长大,傅建陈的健美启蒙老师,是大院里年长的哥哥。那时候没有什么健身器材,他们就用水泥灌出两个圆片儿,中间挖个洞,用自来水管穿过去,就是一个简易的哑铃。

▲17一20岁的傅建陈
父亲见傅建陈这样喜欢,就在家里的房梁为他装了两个吊环。傅建陈高兴坏了,一放学就窝在家里锻炼,竟也练得像模像样。
1987年,上城区组建了第一支健美队,当时入选的队员有二十几位,傅建陈就是其中一位。

▲1997年傅建陈参加浙江省健美锦标赛混双比赛成绩:第一名
傅建陈获得过最好成绩是连续6年拿下浙江省男女混双的冠军。

▲2001年傅建陈参加省比赛成绩:混双第一名 杭州队团体第一名
最初那批健美队的成员,后来结婚的结婚,出国的出国,至今还在从事健身事业的,只剩傅建陈一人了。
白天上班,晚上当教练他开了杭州最早的健身房
傅建陈换过很多工作,一开始在漂染厂,后来去了动画公司做调色师,也帮别人开过几年汽车。但健身这回事,他从没断过。白天上班,晚上在“青年会健身房”做教练。
直到1997年,他正式接手健身房。接下来的21年,健身房从解放路搬到丰乐大厦,最后又搬到环城北路的地下室,面积也从一开始的70多平,扩宽到现在的600多平,成了杭州资历最老、易址最多的健身房。
这里也是杭州开门最早的健身房,每天早上7点一直经营到晚上10点。


“这里的设备少说也有十年了”,傅建陈带我参观起健身房:“这是有氧区,这是练腹肌的,这是练背部的……”哪台设备练那块肌肉,傅建陈都熟记在心。
以前杭州没有专门的健身器材生产厂家,最早的设备是他和朋友自己捣鼓组装的。傅建陈特意向我介绍了一台坐式划船机,这是现在健身房里最老的设备,已经近20岁了。


来健身房锻炼的人是分批的。上午来的多是退休老人,下午两点后来的是餐馆的厨师,到了下午四点,附近技校放学了,学生们会组团来,晚上还会有一波中年白领准时报到。这其中,还有专门从城西、萧山、余杭开车来的。
和普通健身房相比,这里的健身人群年龄普遍偏高。可这除了傅建陈,竟再也没有第二位正式编制的教练。


傅建陈说:“我们健身房的人,大部分都是在这练了5年以上的,每一个人都能给新人做教练,就连打扫卫生的舅妈,也能帮新手指导一番。”
傅建陈说:“人是群居动物,需要相互帮助,你肌肉再大块,也有需要困难的时候,你弱的时候需要有人帮你一把”。秉持着这样的生活哲学,傅建陈对待来健身的人也是如此,只要你问,他就倾囊相授。
所以这儿确实也不需要什么教练。资历老的人会很主动地帮助新人,以老带新。


抑郁症、神经科医生、单身男女都在健身房治愈和被治愈
傅建陈把自己的健身房定义成“深夜食堂”式的健身房。

地面以上,你是市长、是主任医生、是病人、是厨师……地下室里,你是芸芸众生中的一个普通人。


傅建陈示意我看那个正在跑步的女人,说:“那是我们全国有名的象棋手”。又指了指正在做力量训练的男人,说:“这是咱们浙医二院的神经科医生,医院里排队挂他号的人可多了,但在健身房,大家可以免费找他问诊。”


原本没有交集的人,沿着各自的轨迹行走,却在人生的某个阶段,打开了地下室的那扇红门,然后两条原本平行的人生轨迹开始相交,演绎出新的故事。
有人在这里相爱。两年前有个姑娘来这里健身,一个小伙子自告奋勇给她当起了教练,现在两个人已经领证,今年9月办婚礼。
有人在这里被治愈。前几年来了一个40多岁女子,一看就是严重睡眠不足。傅建陈和她交流过才知道她患了抑郁症。原来她有个不错的家庭,可老公因为赌博把房子输光了,她一下子就陷入困境。后来在傅建陈的开导和长时间的运动下,才慢慢走了出来。
也有人从此改变了命运。曾经有一位从江西来杭州打工的点心师傅,想要健身却没有多余的闲钱。傅建陈很是爽快,分文不收教他训练。后来这个人成了专业的健身教练,现在在北京某健身房上班,生活水平改善了不少。



这里每天发生的故事,太多太多了。傅建陈就像一位倾听者,一位长辈,一位老朋友。不同阶层、不同年龄的人走进健身房,就像回到了傅建陈小时候生活的大院,彼此之间没有攀比,没有猜忌,每一个人都是平等,同时相互信任的,都可以在这里被治愈,或者治愈他人。
一边开健身房,一边做义工
身体和灵魂都在路上
傅建陈的朋友圈只有三件事,健身、做义工和儿子。


如果没有接到赛事裁判员的工作安排,傅建陈每天早上去社区做义工,到了下午五点,就回到健身房训练一个半小时,然后一直待到晚上10点。世界杯期间,这帮人还会守着健身房那台老式电视机,通宵看球赛。


他没想过靠这个发大财,单纯是因为自己喜欢。要说最大的收获,就是结识了这么多朋友。

对于儿子,傅建陈倒没有强求他继续走健美运动员的路。他把一辈子都扎进健身行业中,但下一代可以有自己的梦。儿子喜欢设计,傅建陈很支持,高中毕业后就送他去了日本留学,在日本读研。


别看傅建陈的儿子戴着眼镜,一副斯文书生的模样,也是一个“练家子”。180的身高加上一身标准的肌肉,身材也是好的没话说。前不久儿子刚参加了日本区的健美健身比赛,获得第五名的成绩。


说起儿子,傅建陈夫妻俩像每一对父母一样,眉眼里透着骄傲和爱。妻子忍不住掏出手机给我看儿子童年照。儿子打小就跟着父母去看健美比赛,拍照时还会学着傅建陈的样子摆pose。


时光流转,20年后,当时少年已长成,父亲尚未老,两人再次摆出同款造型,相机定格了光阴,也为傅建陈父子俩留下最美的纪念。


坚持做一件事一年,是一种习惯;坚持一件事十年,是一种热爱,但坚持一件事一生,那便是一种至死不渝的信念。所谓老炮儿,就是永远以一颗赤子之心,去做心中认定的那件事。生命不息,热爱不老!

最新评论



QQ|射线财经     ICP备案号:皖ICP备11002676号-4 QQ:775323094

Powered by Discuz! X3.3©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